1. <bdo id="1czvs"></bdo>

    <menuitem id="1czvs"><dfn id="1czvs"><menu id="1czvs"></menu></dfn></menuitem>
        1. <track id="1czvs"><span id="1czvs"></span></track>
          <tbody id="1czvs"></tbody>

        2. <bdo id="1czvs"></bdo>
          亞星集團國際物流唯一官方網站:www.lleidashop.com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全球運輸與物流業并購交易強勢回升

          根據最新發布的《全球運輸與物流業并購交易》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運輸與物流業的并購交易步伐開始加快,共完成并購交易123宗,交易金額達到634億美元,比2018年下半年交易量增加了23宗,交易金額增加了218億美元。繼2018年下半年交易放緩后,2019年上半年并購交易重新加速,若貿易摩擦不再進一步升級,全年有望超過2018年。

          中國內地及香港運輸與物流業資深教授吳偉倫表示:“盡管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運輸與物流業的并購交易在2019年上半年已經開始加快。與其他行業相比,運輸與物流業的交易活動水平相對較高。部分原因還在于投資者紛紛瞄準該行業收購目標,以為自身準備長期和大量的資本儲備,從而應對不確定的未來。從今年上半年交易活動的上升趨勢來看,2019年市場有望從2018年的低點反彈。在接下來的六個月中,多個領域的并購活動有望增加。”


          中國作為主力軍交易放緩

          2019年上半年,中國參與的并購交易占比從2018年的36%下降至2019年的26%左右。在2019年上半年,中國的全球交易額占比也從2018年的28%下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14%。近年來,中國一直是亞洲地區運輸與物流業并購交易的主力軍。然而在2019年上半年,中國參與的并購交易在交易額和交易數量方面已分別降至2014年和2016年的水平,主要歸因于2019年上半年出口價格的高波動性、中國經濟增長持續放緩以及與美國的貿易緊張局勢導致的經濟不確定性。

          中國正邁向市場自由化,同時逐步向國外企業開放國內市場,以應對貿易伙伴帶來的壓力。中國正在建設更加統一和透明的外國投資者體系,預計將推出更多的刺激措施,如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稅收減免政策和基礎設施支出等。從交易數量來看,基礎設施行業最為活躍,其交易與“一帶一路”倡議相關。

          吳偉倫表示:“中國正根據‘一帶一路’倡議的投資政策大力投資物流,尤其是鐵路、公路和航運。中國經濟的自由化將引起并購交易在中期內再次回升,不過關鍵還是要看未來六個月內中美貿易摩擦如何演變。”
           

          港口碼頭仍是受青睞的投資目標

          今年上半年宣布的12宗大型交易中有3宗來自航運業,其中澳大利亞基礎設施投資商麥格理參與了2宗具有行業代表性的大型交易:麥格理以13.2億美元的價格出售了波蘭的集裝箱碼頭DCT Gdansk,并以17.8億美元收購長灘集裝箱碼頭(LBCT),戰略性地將其港口業務遷至美國。
           

          電子商務推動物流和運輸業并購交易

          今年上半年,與以往一樣,物流和運輸業成為并購活動最為活躍的行業。電子商務不斷增加的物流要求仍是并購交易的主要驅動因素,因而該行業會出現大量整合并購和跨境交易。因此,2019年上半年最大的交易 ——金融投資者黑石集團進入物流地產也發生于這一行業。
           

          歐洲交易暫緩,美國穩定發展 ,南美的巴西智力活躍

          今年上半年,盡管交易額受三宗大型交易的推動,歐洲并購交易表現依舊十分平常,交易數量僅23宗(2018年上半年:38宗)。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是目前歐洲少數交易受影響的原因之一,其中僅兩宗并購交易針對英國企業,而英國投資者則參與了5宗歐洲交易。

          盡管有關其自身物流市場的信號不一以及物流成本急劇上升,美國并購交易仍保持穩定發展,交易數量達到24宗,比過去六個月增加4宗。

          在2019年上半年,南美公布了10宗交易,交易總額達到33億美元,是2018年全年交易額(16億美元)的兩倍。10宗交易中有9宗的并購方來自南美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即巴西和智利。境內并購交易比例較高表明盡管兩國的宏觀經濟前景不一,不過國際投資者似乎對在其運輸基礎設施中尋找商機充滿信心。

          吳偉倫認為:“由于未來整體上同時存在積極和消極的宏觀經濟跡象,因此下半年的發展將主要取決于外部環境因素。如果貿易摩擦和政治不確定性在2019年下半年仍未得到改善,收購方可能會再次選擇規避風險,這將對并購活動產生不利影響。”

          上一篇:應對冠狀病毒危機 美聯儲緊急降息0.5% 下一篇:沒有了
          精品久久久综合网